疯狂突变:SARS-CoV-2不断变化的方式和原因

2019年12月初,一种类似肺炎的神秘疾病的首批报道浮出水面。快进到2021年,罪魁祸首sars - cov -2,一种比一粒尘埃小一千倍的病毒,已经使超过1.11亿人患病,感染了所有七大洲,并导致大约250万人死亡。COVID-19的代价令人痛心,近乎反乌托邦。我们现在的流行病是…继续阅读疯狂突变:SARS-CoV-2不断变化的方式和原因

科学的“Covidization”:短期必要性还是有问题的过度反应?

COVID-19大流行已经触及美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,包括科学家的生活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许多研究人员戏剧性地转移了他们的工作重点,因为来自不同学科的专家聚集在一起研究这种新疾病,并开发潜在的治疗方法。国家卫生研究院,美国最重要的公共生物医学研究机构,…继续阅读科学的“Covidization”:短期必要性还是有问题的过度反应?

苏珊·拉·弗莱什·皮科特:着眼于主权的部落健康领袖

Aparna Nathan是哈佛大学生物信息学和整合基因组学博士项目的四年级博士生。你可以在Twitter上找到她的账号@aparnanathan。吴伟是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设计研究项目的一名研究生。她的研究方向是艺术、设计和公共领域。来自Pixabay的Gordon Johnson的封面图片。继续阅读苏珊·拉·弗莱什·皮科特:着眼于主权的部落健康领袖

苏珊·拉·弗莱什·皮科特:着眼于主权的部落健康领袖

1873年,一个8岁的小女孩坐在一位奥马哈老太太的床边,等着她找过四次的白人医生。但是医生一直没有来,那个女人痛苦地死去了。那个女孩,苏珊·拉·弗莱什·皮科特,将这一时刻归功于她在医学、公共卫生和宣传领域突破障碍的职业生涯的催化剂……继续阅读苏珊·拉·弗莱什·皮科特:着眼于主权的部落健康领袖